弱电通

搜索
热搜: 门禁 安防 弱电
弱电通 弱电资讯 行业资讯 查看内容

欧洲与国内有什么不同

2015-3-27 01:24| 发布者: 咜不々爱ωǎ| 查看: 642| 评论: 0

摘要: 在欧洲的日子里,总觉得耳朵里少了点什么,少了什么呢? 喇叭声! 欧洲的司机给人感觉很优雅,在服务区我们遇到很多大货车,那些大货车被擦得干干净净的,全是厢式货车,司机穿着西装,跟新郎似的。 说他 ...
 在欧洲的日子里,总觉得耳朵里少了点什么,少了什么呢?


喇叭声!

欧洲的司机给人感觉很优雅,在服务区我们遇到很多大货车,那些大货车被擦得干干净净的,全是厢式货车,司机穿着西装,跟新郎似的。

说他们优雅吧,又很疯狂。

例如过红绿灯的时候,竟然不左顾右盼一下,难道不怕有闯红灯的?

坐在车里,我都觉得害怕,这个开法要是在中国,早撞了N次了,就跟ACE一样,他送我去机场都要撞次车,咋回事呢?

他在国外待久了,适应不了中国式开法。

他以为人家不打转向灯就不会变道,结果追尾了……

记得我刚拿驾照的时候,踌躇满志,总是试图做那个安全驾驶的标杆式人物,严格遵守交规法,上车就系安全带,起步必须打转向灯,不超速,不超载。

事实上呢?

现在已经不那么严格了。

是自我要求松了?

也不是,对生命的敬畏没有变过,一直都很敬畏规则,但是我发现完全遵守规则也不行,例如前面发生了交通事故,若是走应急车道就可以突出重围,按照规则是不能走,但是必须要走,否则就堵在这里了。

就跟一个老交警说的一样:要会违章。

什么意思呢?

你要知道什么章是可以违的,什么章是不能违的,什么情况下可以违,什么情况下不可违。

要计算违章成本。

是要罚100元?还是吊销驾照?还是付出生命?

要权衡!

胡律师讲过一个故事,就是关于“违法成本”的,他先讲了一个前提,做律师必须要人格分裂,一面是正义、有情的温柔心,另一面是冷酷、无情的铁石心。

有个矿主咨询胡律师一个问题,要开采一个矿山,一年利润是600万,若是被抓到罚款是200万,要不要干?

胡律师的答案是:干!

因为,除掉违法成本,还有400万的利润……

反过来想一想,那些养大货车的,哪个不是玩的这个游戏?就一条,认罚,反正我是超载,你想罚多少就罚吧,罚了我依然是有利润的。

在欧洲过马路的时候,只要是有斑马线,你大胆放心地走就行了,车子一定会停下来让你的。

在国内,你敢吗?

车子会把你撞飞!

以前我写过,南京出台过一个政策,要求公交车司机让行人,结果咋着?

行人一看公交车让自己了,不管是红灯还是绿灯,大胆放心地走了,结果公交车走不动了。

上次喝酒,刘冰谈过一个观点:不要抱怨现在的秩序,现在的秩序一定是最适应我们这个国情、我们这个时代的。

我们不能纵向对比秩序,因为我们的“人文”处于这个水平,只能有这样的秩序,你还能要求啥?

欧洲人不喜欢按喇叭。

假如生活在我们县城,你不按喇叭行吗?

三轮车就在你前面,你不按喇叭他永远不会让开。早上我送儿子去学校,摩托车、自行车都骑到主干道上,我不按喇叭就只能乖乖地待在他们后面……

相反,你一按喇叭,他们就乖乖地让开了。

我跟姐姐谈过这点,回家的时候,一定要多按喇叭,特别是下班的时候,农民工骑摩托车返回乡下,他们转弯既不会打转向灯,也不会看后面,如果你不按喇叭预警,很容易撞上。

穿过村庄更是如此,随时可能从胡同里跑出一个孩子……

在这样的环境下开车,你不要总是想着少按喇叭就是高素质。相反,你多按喇叭就是敬畏生命,敬畏对方,敬畏自己。

我们家门口有个红绿灯,早高峰的时候经常有闯红灯的,而且以妈妈为主,骑个电瓶车送孩子上学。

每看到这个场景,我就跟媳妇和儿子讲:看到了没?他们的命运其实掌握在我们手里,若是电话响了或者一走神,人就呜呼了。

我是说给媳妇听的,她就是标准的马大哈。

车库出来是单行道,朝南。市里在北面,90%的人都会选择直接逆行,而每次我都会选择去南边红绿灯处调头。不要试图去挑战概率,特别是带着孩子的时候,只要是我监督着的时候,媳妇也会这么走,但是我不监督的时候,她又选择逆行了。

性格这玩意,真的很难改变。

就拿关煤气阀门来说吧,我们开过两次家庭会议,专门讨论这个事,我跟媳妇反复提过这个事的危险性,媳妇满口答应。

我检查了几次,几次没关。

前几天媳妇走的时候,我去厨房一看,依然没关……

我给写了个纸条贴在了油烟机上,依然白搭,因为这是骨子里的性格,大大咧咧惯了,觉得无所谓。

每当我跟她争论这个事。

她就说一句:“我们在上海的时候,从来没关过,也没听说过煤气需要关上阀门。”

前几天,煤气打不着火了。

打电话一问才知道,煤气泄漏检测装置自动切断了,说明有漏气现象。

晚上,给儿子洗澡的时候,握着他的小手小脚,我就在想,生命其实非常的脆弱,就跟这小胳膊小腿似的,若是我们自己都不谨慎的活着,咋可能指望上天垂青我们呢?

我请税务局的分管领导吃饭。

我谈了自己的理想,就是阳光纳税……

她听我说这些,说挺荒唐的。

我反复重申了我的观点:“对于现阶段的我而言,安全比利润更重要,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,我可以合理地免税,例如书店免税,生鲜免税,但是不能偷税,我依然要发票,客户要不要发票,我都要给开。”

她说:“每个创业者都有你这样的初心,但是走着走着就变了,不是这个人变坏了,而是他理解了游戏规则。”

我问:“我们现在都是纳税者吗?”

她问:“你买车纳税没?你买房子纳税没?你买过的任何东西都已经纳过税了,你甚至都不知道你自己纳了多少税。”

我说:“国外的税和价格是分开的,例如20元的面包,17元是面包,3元是税。”

她说:“西单也实行过,老百姓接受不了。”

我说:“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,是讲述为什么中国人有类似的心理,不喜欢面上谈钱,征税也是如此,我们貌似每个人都没交过税,实际上每个人又交了相当比例的税,这一切都是从管仲开始的,他的名言是:取之于无形,使人不怒。”

她问:“你能接受吗?”

我说:“接受不了。例如别人买我10万元的水果,我说3万元是税,他肯定不满意,因为他觉得自己只得到了7万元的价值,另外3万元被黑走了。”

她问:“你认同这句话吗?”

我说:“太认同了,特别是在北方,做生意必须要领悟透这句话,就是大家都在虚伪地合作着,这个虚伪不是虚假,是说不好意思。例如二建的刘华找我买10箱水果,这么大的人物找我,我能要钱吗?我不要,非送给他,他把钱打给了我,我又给打回去了。其实我很明白,他是准备批量采购,他完全可以讨价还价的跟我做生意,可是我们谁也放不下脸面,事后他打了10万块钱,让我自由给搭配水果。”

她问:“你是希望直接讨价还价?”

我说:“当然,生意是生意啊,应该透明才对。不过这么模糊的合作也有个好处,就是业务量比较大,人都好面子,好冲动,原本需要5万元的水果,结果一下买了10万元的。坏处是什么?他的钱可能实际上只能买1万斤水果,而我给了他1万5千斤,他依然不满意,懂不?因为他期望值会格外的高。”

她问:“如果你直接跟他讨价还价呢?”

我说:“这就是山东人的虚伪之处,虽然彼此都希望能够讨价还价,但是若是我真的直接给出报价,不客套一番,那么刘华觉得我这个人不行,不懂规矩。”

她问:“你不怕他误解你?就是少给了之类的?”

我说:“不会,因为我比别人脸皮厚一点,发完货我会写个清单,告诉他市场行价是多少,我给发了多少货,多少是卖的,多少是送的。”

她说:“咱这边做生意,貌似都是这样,例如做酒的,你找他要点酒,只要量少了,肯定不要钱。”

我说:“领导吃饭,最好欺负的就是卖酒的,打个电话就把酒送来了,还会把单给买了。我兄弟是洋河的代理,半夜送酒是常事,但是领导喝了你的酒,肯定会帮你卖酒。”

她问:“你也需要喝酒吗?”

我说:“我带孩子,咋喝酒?另外我姿态一直很强硬,你爱买不买,我才不求着你呢,让我奉承你,没门!最关键的一点,我的客户基本上都是女的,我就是送她们点女人喜欢的小玩意,例如桃花姬之类的。我们送礼量特别大,桃花姬一发都是一车,东阿阿胶的代理店都找我,他们以为我串货。”


她问:“女客户的特点是什么?”

我说:“女客户在乎的是感觉,你有没有用心她们是能感受到的,一定要在细节上下功夫,例如给孩子买个画板之类的。有个姐姐做澳大利亚生意的,她专门帮我们全家买了UGG,我们都相处的很好,田亮签售的时候,我给她们的孩子一人签了一本书,都是写着小朋友名字的,别提多么开心了。”

她问:“感觉你是在当朋友相处啊?”

我说:“是的,在我这里没有客户这个概念,客户在我心目中是贬义词,谁要是打电话跟我讲一句:我是你的客户。我就立刻反感他了。”

我去买保险,阳光保险的朋友请我吃饭……

吃完饭,我跟她讲:你帮我买吧,就一个原则,你当成是自己的车,你给推荐,你给选择,只需要告诉我多少钱就行了。

我心里有预期。

但是,比我的预期价还是高出2000元。

我有点生气,但是没有表现出来,因为这就是北方做生意的特点,那顿饭也是她的成本,咱要替对方考虑一下。

后来,我就不相信任何人推荐了,直接选择电话车险,而且只选平安。

为什么北方做生意要杀熟?

不杀熟,利润哪里来?

山东人骨子里是看不起商人的,山东的大企业也不少,但是多是关系营销,互联网是最透明、最公平的商业环境,我们的网店跟市委书记家的网店是同一起跑线上的,在这样的环境下,山东就落伍了,看看山东有几家象样的网店?

太少了!

不是眼光不行,是骨子里的基因决定的。

仇商,但是又想赚钱,于是只能虚伪的、客套着赚钱……

举个例子,偶尔有外地朋友需要水果,只要一箱两箱,我懒得发呀,我就找朋友帮我发,这个钱我就不用给他们了。

这就是北方人的特点,小钱不计较,什么三百五百的。

相反,我找烟台的朋友帮我往云南发箱苹果,假如他把银行账号发给我了,那么我就觉得这个人利欲熏心,连朋友的钱也赚。

怪不?

上次跟刘冰谈完,我觉得豁然开朗,不需要抱怨,不需要比较,欧洲的模式再先进,也不适合我们,欧洲的人素质再高,到了我们这个环境下,也自然学会了坑蒙拐骗,这是游戏规则,他必须要掌握。

我们去了欧洲,自然也变得素质高了起来。

欧洲商场里的水果蔬菜都是自助的,每个品类都有个编号,自己去称重,没人监督……

咱去了,也会很自觉地遵守这个规则。

记得我们去买苹果,第一次是12欧元,感觉咋这么便宜呢?是不是选错了类别呢?苹果种类很多,价格差别很大,于是我们又跑回去看编号,发现选错了,我们又重新打印了一张,是30欧元。

去拉萨时,牛哥谈过一个观点,人没有好坏之分,每个人都有善与恶,在于引发,若是团队里引发的是正能量,那么就会激发人的善。

若是团队里引发的是负能量,那么引发的就是恶。

欧洲那种气场就是引发:简单、信任。

我们在那里也变得简单了,也变得信任了,遇到老外我们也主动打招呼了,这说明我们内心是有善的,是被引发了。

前天,我去民政局送水果,登记大厅布置的跟结婚礼堂似的,每个人都洋溢着甜蜜的笑容,我在想,爱情真美好,小两口真恩爱,突然觉得自己好邪恶啊,竟然还写出轨、小三之类的话题,这不是把大家带坏了吗?看看人家的爱情,两口子哪有什么问题?这么幸福。

可是,当我去离婚厅的时候,发现到处都是争吵……

我又觉得婚姻真不是个好东西,原本如此恩爱的人,结果现在为了几千块钱而要掐死对方。

这就是气场的引发。

前几天,晚上没饭吃,带着儿子去吃水饺,一家刚开业的连锁品牌,水饺口感还不错,老板让提提意见。

我说:“怪好,怪好。”

其实,我还真有意见,但是不好意思提。

什么意见呢?

服务员屁股太大了,不是一般的大,她又晃来晃去,影响食欲,而且袄袖口上油光光的。

最近,我问询了一圈人,就是看着我长起来的那群人,例如赤道姐啊,我老师呀等等,我的问题就是:我最近有没有变化?

都觉得变化很大。

气场足了。

财大了?气粗了?

我不想承认自己的变化与钱有关,显的我太俗,但实际上还真有关系……

前天,我去公园散步,遇到了咬咬,他专门在那里等我,陪我走了两圈,他跟我比较久了,大约有七八年了吧,那一批创业者现在多数都混出名堂了,但是他没有。

在县城租房子住。

我问:“有1万块钱吧?”

他说:“差不多。”

我说:“我帮你零首付买套房子吧,租房子不是办法,要有个家。”

他说:“是不是30%的首付款要在1年内还清?”

我说:“是的。”

他说:“那算了。”

我说:“你怎么捣鼓的?越混越差,按理说不应该呀,你学历又高,进入互联网也早,咋混到这个地步了?连饭都快吃不上了?”

他说:“董哥,你不知道,越没钱的时候,越不敢动了,现在我和媳妇都没上班,还要照顾孩子,不敢折腾大了。”

我问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他问:“我卖地瓜干行不?”

我问:“你咋知道地瓜干的?”

他说:“论坛上有人搞团购,我买了点,另外本地有个卖土特产的淘宝店,做的很不错,就卖地瓜干。”

我说:“论坛上的那个是版主吧?他是从我们那边拿的货。”

他说:“是。”

我说:“利润在50%以上,但是你要解决物流成本,另外还要买设备,封口机、真空机之类的,你真想做,在论坛白搭,你需要去参观本地那家淘宝店,你说的这个人我不认识,但是想认识他肯定没问题,我建议你亲自去参观一下。”

他说:“我在他家拍了东西,想自己去拿,但是人家给送来了。”

我说:“你不要盯着地瓜干,我觉得地瓜干做烂了,做的最大的是老山东,他做了6年了,现在他都不爱做了。”

他问:“那做点啥?”

我说:“煎饼可以,苹果可以,如果真的想混口饭吃,你就去占领山东的百姓网,卖狗,这个是来钱最容易的,全山东发货,走汽运。”

他说:“不懂啊。”

我说:“不需要懂啊,越懂的越白搭。”

他说:“现在胆子可小了。”

我说:“越是此时,你越需要崛起,否则慢慢就萎靡了,再想振作起来就很难了。”

他说:“日子不知道怎么的,一天天就过去了。”

我说:“你生活的太闭塞了,也不出来找人玩,整天待在家里,还有一点非常关键,就是以前赚过太多快钱,看不上现在的这些慢钱了,其实慢钱才稳当,不管你想干什么,都要落实到干,而不是仅仅是想。”

到了接孩子时间,我就走了。

我让他回家,也没请他吃饭,因为我要回仓库发货……

在路上,我在想,这小子咋搞的?这么让人心疼,可是我又帮不了他,也不能说帮不了,而是帮他需要建立在我无比内耗的前提下,例如我就建议他卖苹果,我来全力推广,也能卖个几千箱,赚个几万元肯定没问题。

但是,一旦开了这个口子,别人就会找到我做出类似的要求。

我咋拒绝?

在欧洲排队的时候,没有人抱怨。

在国内排队的时候,为什么我们心里不平衡?

因为,有插队的。

仔细想想,哪个行业的混沌不是因为“插队”造成的?每个领域都有无数双手在操纵着,去车管所看看,随意抽个号就是100多名,可是总有人不用排队。

我去,也不用排队。

刚开始觉得自己挺牛B的,现在想想,自己就是秩序的破坏者。

但是,是谁给了我破坏的机会呢?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分类